您好,欢迎来到深圳离婚律师网 今天是:2017年10月14日 星期六 农历八月廿五 微信公众号 wap版
您的位置:主页 > 离婚纠纷 >

重婚法定无效婚姻情形已消失 婚姻会生效吗?

2017-10-14 19:31 来源:http://www.iyouzhe.cn 字号:【

     

前几年在翻看当地西文报纸时,一则新闻吸引了我。下的文字介绍说,在首都国会广场上矗立的南美唯一世界伟大雕塑家罗丹(法国)的著名原模浇筑的青铜雕塑—《思想者》被涂鸦和破坏……。对雕塑艺术的认识是从人人皆知的世界十大雕塑之首大理石雕像——《维纳斯》知晓和开始的。有生第一次亲耳目睹的雕像是坐落在上海虹口公园里的鲁迅坐像,幼时的记忆中他是穿着长袍坐在藤椅上,留着小胡子……,当时也不知鲁迅这尊像是属石雕或铜雕?现在为此我查了百度,鲁迅雕像建于上世纪五六年,六一年把原白水泥的塑像改铸为铜像。白水泥塑像,我第一次听说。白水泥,应该是水泥中比较高级的一种,而水泥也能建铸塑像?水泥应该是浇筑和浇注才对,而不应是雕铸?我一点都不想为此再百度了,更不想知晓为何当初会用水泥建造此雕像。反正我所看到的鲁迅塑像,从年份上来确定是铜雕。
  重婚法定无效婚姻情形已消失 婚姻会生效吗?
  在鲁迅雕像下的墓碑铭志上,是这样刻着的“伟大的文学家、思想家、文化运动奠基人……”(其它美冠还有:教育家、评论家、革命家和反法西斯战士等等)。孔子,至所以被世界公认为思想家,是因为他开创了儒家学说。其儒家学说对中国四千年的封建文化、思想以及对整个世界文化和哲学思想产生了极大影响,所以封他为思想家是当之无愧和无可争议的。那么鲁迅呢?我个人认为,他只是一个在那个时代具有叛逆、敢于讽刺社会黑暗面辛辣的社会时事评论作家和著名作家而已。即使从他作品文学性来说,虽然具有代表时代正义精神的意义和象征,但从文学作品的鉴赏深度和水平上,还称不上是个文学家,至少还冠不上“伟大的文学家”。一个著名,或杰出的社会时事评论家是有别于文学家的,我们不能出于当时的政治需要(反对国民党政权)去审视和定性一个学者。公铲当的历来习惯就是这样,以意识形态价值取向的不同和自己的政治所需为许多历史人物定性,或褒义、或贬低。当然,我们不应否认鲁在中国新文化运动中的重要贡献和作用,是无可替代的。
  
  鲁迅用犀利和辛辣的文字,揭露和讽刺了当时社会的黑暗、专制和不公平,但是他当年的生活和写作环境,并没有受到当政当局的人身或其它任何的威胁和迫害,也没有被迫生活在被奴役下的国度里(他逝于1936年)。而封他为“革命家”的依据又何来?他即不属哪个革命党派,又没有参加任何闻名的革命运动,何谈是个“革命家”呢?我更难理解矛说他“骨头是最硬的”的根据是什么?或在哪里?他的骨头无谓硬与不硬。历来对鲁迅的评价和赞颂,由于至高无上的矛把他推向了“八个最,四个伟大”这样一个极端、定格的高度,从此再也没有异声出现过,更不要说是相反异议了。各位注意过没?矛的这段评价是在国共争斗中,共铲当还处于下风的一九四〇年,可想而知这样评价的政治需要和意义大于客观性无疑。
  
  2,
  
  在写这段的同时,我问了一个人,是否知道梁漱溟这个人?她怔住了片刻,没等她回答我,我就跟她说了,看来我这篇日志没必要写了,连你都不知道梁漱溟,那么更多的人怎么会有兴趣去了解一个不知晓的人呢?她即刻回复我说:
  
  “好像是和李大钊、茅盾、鲁迅同时期的人?”,她说对了。
  
  为与和她的会话,我还是在心里犹豫了很久,是否要把本文写下去?网络是个自我畅叙和陈述的平台,如果仅为了别人的偏好,而放弃自己的观点、信念和执着,那就等于失去了真实的自我。我毅然决定继续按我的思路写下去,这仅是我自己的话、自己的想法看法、自己的观点观念,不管别人怎样来评判这篇不成熟的文章,在我心里自己的东西,就是最好的。
  
  前几年在当地的中文报刊上转载了一篇美国中文报纸的文章,说到了梁漱溟这个人。其实我也和她一样,只是含糊地记得他是那个时代的人。当细看这篇转载文后,我就从此完全记住了这个人。“硬骨头”是什么?就是比喻不易妥协、坚强不屈的人。梁漱溟才是真正称得上“硬骨头”!
  
  在很长的一段时期里看过和学过鲁迅作品的人,其实心里都有一个疑问,那就是如果鲁迅活到今天,他会被共铲当或矛打倒和批判吗?矛对当内最亲密的同志都是毫不留情地残酷斗争和迫害,更不要说当外的人了。这些事例不用一一举例,我们都已经找得到了答案。梁漱溟的骨头到底有多硬?硬到什么程度?可以说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梁漱溟只是在53年的政协会议上着重点出了农村问题,他认为中共“自执政进入大城市后,工作重点转移于城市,城市工人生活提高很快,而农民生活依然却很清苦……”。他的这一席话,激起了矛的强烈不满,矛无限上纲地批判他是“孔孟之徒的施仁政”、“反动透顶”、“笔杆子杀人”、“野心家”、“伪君子”等。梁漱溟对这些莫有须的指责和污蔑,当然不服喽。梁漱溟约谈和几次写信给矛,要求矛收回对他的批判和污蔑,矛未予理睬,反而变本加厉地在几次政协会上再次指责梁。直到最后一次梁漱溟在政协会议上登台发言申辩,并公开向矛索讨雅量:
  
  “我根本没有反对总路线,而住席却污蔑我反对总路线,今天我要看一看您有无雅量收回那些话……”,
  
  我在几年前曾在当地的中文报纸上看到过这一精彩梁和毛戏剧性的争执、吵架对话的全文,可惜我没剪摘下来。这次我只有借助百度了,但已经看不到当初的原文了,许多搜查点都是一片空白。
  【案情】
男子张某于1983年8月与李某登记结婚,1997年11月张某在未与李某办理离婚手续的情况下,又与王某登记结婚。
2003年4月,李某得知张某在外另有婚姻关系,向张某提出离婚,在张某给予李某补偿后,李某表示不起诉张某重婚行为,二人协议离婚。
2013年12月,王某以夫妻感情破裂为由向法院申请离婚。
【评析】
婚姻无效是指双方当事人不具备法定结婚条件或者未履行法定结婚程序而缔结的婚姻,是不具备婚姻法律效力的。我国《婚姻法》已经明确规定“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婚姻无效:
1、重婚;
2、未达到法定结婚年龄的;
3、有禁止结婚的亲属关系的,即近亲结婚;
4、婚前患有医学上认为不应当结婚的疾病,婚后尚未治愈的。”
同时《婚姻法》还指出:“无效或可撤销的婚姻,自始无效”
在实践当中,一些婚姻在缔结时有时可能不符合婚姻登记的条件,如未达到法定结婚年龄而结婚的或婚前患有医学上诊断为不适合结婚疾病而婚后治好的,这些都属于无效婚姻,因为其婚姻自始无效。《婚姻法》及其解释中明确指出,当事人向法院提出宣告婚姻无效申请时,法定无效婚姻情形已消失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
《婚姻法》在解释中指出,婚姻无效事由已经消失,当事人提出婚姻不予支持的申请,其理由当中是不包含重婚事情形的,重婚已经严重违反“一夫一妻”制的法律规定,社会危害极大,即便重婚事由已经消失,仍不属于无效婚姻的消失。
本案张某在存在婚姻关系的情形下与王某登记结婚,属于重婚,该婚姻登记本就无效,因此法院应依法确认双方婚姻关系无效。
  梁漱溟在发言中坚持己见不依不饶,一个知识分子敢当着几百位代表的面当面指责最高领导人,说污蔑了自己,而且要对方认错!这需要何等的勇气、胆量和坚硬的“骨头”才能做得到的?!
  
  矛对他的批判有一段是我认为最无中生有和下作的讽刺挖苦,他说:
  
  “……你把自己描写成了不起的天下第一大美人,比西施还没,比王昭君还美,还比得上杨贵妃……”,
  
  如此没水平的胡打乱说一个真心实意向执政党进谏的党外人士,实属天下奇闻!梁漱溟作为一个诚实的党外人士,只是对执政党的一些工作方法方式提出善意的建议,并不要改变你们执政的地位,矛,作为最高领导人和一国之尊,竟用一派胡言乱语、颠三倒四地讽刺挖苦他,是否太没水平和缺少最高领导人的胸襟和雅量?!不管在任何场合,一个上级以官压人对下级谩骂式的讥刺,就是没水平和没教养!
  
  矛的得意也许是,他懂得和知道几个古代美女?还是要表明他历史知识的渊博?可他用错了地方,梁漱溟并不是全民的敌人。这一段惨痛的历史事件,如果各位有兴趣可以百度一下,以了解当时真实事件的回顾。
  
  我写这段插曲,只是想表明我的政治立场和观点,在现实生活中也许我们做不到这一点,因为任何政治上的激进和偏向都会给现实的生活带来极为不便的麻烦和影响,而网络这个平台无关这些,用真实的自我面向虚拟的网络,才是有意义的。我不隐瞒对至今还被千百万人所崇敬那个人的一直不认同,甚至可以说是痛恨。一个人的政治观点和立场,就如自小养成的饮食习惯一样,终生很难改变,于我是如此!空间网友对此与我有相反的看法和不同的理念,我不会与任何人争论,因为护矛和反矛者之间的观点是完全水火不容的,崇尚和憎恨完全是两个极点,我们没必要把口舌浪费在没有丝毫共同点的争辩上。现在有越来越多的人认识和看清了历史的真实和他的真面目,历史也会还原一个真实的他和所有被他颠倒的事,这只是时间的问题而已。
  
  许多人也许会问,这些与你有关吗?实际上和直接上也许没关系,但男儿(人)的本性是如此。